jainy兔

[銀高]給我三百塊,給你銀高本(試閱+印調)

這是今年三月在台灣CWT出的合本的試閱~

封面繪師是GTK

文字寫手有墨忘和Jainy兔

插花(明信片、插圖):染心 、涵涵 、櫛影 

三年z組設定

與現實背景原作設定後續劇情完全無關

*上次忘記說明,因為這本書目前只在台灣販售,大陸的朋友想要購買的話可能要自行找代購,造成不便還請見諒,真的很不好意思><。

*再更一下,因為那個連結是谷哥的問卷表格,在大陸可能會沒辦法開orz。不過沒有關係,如果要購買的話,應該可以直接找代購來買,不一定要填印調(或是請代購幫忙填一下???)。

*發文的時候沒有寫清楚,非常抱歉0_0

  

兔子-老師x老師

 

那人穿著一身黑色的西裝,有著略長的紫髮和迷人的綠色獨瞳,整個人散發出一種危險的氣場。

 

這個氣場銀時早就熟悉到煩了。

 

接著兩人都不發一語的走路,這種尷尬的氣氛銀時也已經煩透了。

 

尤其自己前幾秒還在和一隻貓對話。

 

「啊哈哈哈哈,高杉聽說你要在這裡教書是真的啊?哈哈哈,還有金時你遲到了欸,這可是這學期的第一天啊。」坂本的聲音從耳邊響起。

請不要突然跳出來和我對話!銀時這麼想著,無視坂本。

「不過啊,高杉你這學期還沒正式上任吧?要好好努力。薪水呢?教什麼啊?」就算沒有人回答,坂本還是自顧自的找話題。

 

不會吧,這傢伙真能自己一個人嘮叨到辦公室?銀時覺得自己都要佩服他了。

 

「吶吶,金時,你知道高杉要教的科目嗎?話說你怎麼又遲到了?假期備課的時候也都…」

坂本繼續唸叨著,而此時金時已經藏不住怒氣。煩不煩啊坂本辰馬?你難道不知道和高杉冷戰的時候,先說話的人就輸了嗎?!

 

「英語。」

「…………欸?」

 

不會吧,剛剛,高杉回話了?!銀時不用想也知道,自己現在的表情一定很…難看。

 

「英,英語不是主科嗎?!高杉君,教主科的這麼晚才到沒問題嗎?」銀時一開口就完全忘記剛剛的尷尬,嘴欠得停不下來。

 

「沒問題,跟你這個天然捲白痴不一樣,我暑假都把課備好了,早上也不是遲到,是公差。」高杉近乎完美的破解銀時的質問,並且給予他一個鄙視的眼神。

 

「呿。」阿銀我的心裡才沒有受傷呢,沒有喔。

 

「啊哈哈哈哈,銀時你被新人鄙視了呢。」坂本的聲音依舊爽朗。

 

「吵死了,這新人是高杉欸,他一直都是鄙視我的啊!」欸?等等,新人?銀時心裡一下子起了一點報復的邪念。

 

「啊哈哈哈,被還說白痴天然捲!話說小矮子你差點罵到我欸。」

「笨蛋,他就是在說你!」

 

「笨蛋本你說誰矮。」

 

三人像這樣拌嘴閒聊著,雖然都是銀時跟高杉單方面地攻擊坂本,但還是很快的就來到導師辦公室。

 

高杉本來想在這裡甩掉兩個白痴天然捲,然後自己一個人前往他的專任教師室,不過俗話說的好:甩得掉一個天然捲,甩不掉第二個。(然而並沒有這句俗語。)銀時還是跟上來了。

 

也是因為辦公室地理位置的關係,高杉到今天才見到坂本。

 

「噯,高杉,給我看看你一早出公差去買的東西吧?」不同於坂本和高杉,因為沒有預先來學校備課 ,銀時身上的包袱很多。雖然剛剛經過導師室,銀時也不願先放下東西再跟過來。

 

但是就算如此,今天的高杉帶給他非常不同的感覺。一個不同於大學以後、近年來冷戰的感覺。所以現在就算身負重物,銀時還是想稍微,再更深入一點點的接觸看看。

 

那一袋應該是養樂多,根據以前大學時代的相處,銀時知道高杉會這樣提一大袋東西,八成都是養樂多。然後再看看其他的袋子…欸?不會吧,只有養樂多?!

 

高杉轉頭,看到銀時臉上滿滿的疑惑,輕笑道:「草莓牛奶的訂單打錯了,同事們今天的飲品就由我選。」說完,揮了揮手上的袋子。

 

這狡猾得逞的笑真令人懷念…不對!訂飲料的老師有這麼多嗎?不對!我的草莓牛奶啊!

 

=========================================================================

 

墨望-師生

 

導師辦公室並不是學生愛去的地方,百分之九十五被傳喚過去的理由都是上課表現不良或成績低下還是約談之類不太光榮的事情才會被叫進去……來島又子很擔心突然被坂田銀八叫過去高杉晉助。

 

「沒事的,晉助最近確實安分。」

「銀八沒有理由找晉助麻煩。」

 

河上萬齊戴著耳機邊聽音樂邊和那位焦躁不安的來島同學說著,就是老師要找麻煩最近也找不到高杉同學身上。

小考成績保持中等水準、沒曠課沒缺課更沒去找架打跟一般學生差不了多少。

 

就是對於老師愛理不理這點──總歸來說並非現在才開始,所以根本沒什麼好擔心。

 

「那可是坂田銀八啊!誰知道他會對晉助大人──不行我要過去看看!」

「就說了不用緊張,下堂也還是國文課。」

坂田銀八不會帶著高杉晉助翹課的,要翹班也是不良教師自己的事。

高杉晉助會出現在課堂上,什麼都不用擔心。

 

※※

 

約法三章這種事情通常要被約束的那方對於下達章法的人有點尊敬成分,那才會輕鬆成立。但目前看著坂田銀八和高杉晉助情形,被約束那方一點都沒尊敬的意思。

 

「還記得和老師的規定嗎?高杉同學。」

「我可是十分完美的達到了。」

 

──關於好學生這點。

單邊墨綠的瞳孔並無任何說謊,只帶著滿滿玩味。

他這段時間沒打架沒鬧事沒瞎起鬨,每天準時出席配合著無聊至極的平凡校園生活……一點都不有趣但他還是照做。

 

「所以,老師要說我哪裡做的不合格了?」

「雖然很不想這麼說,不過高杉同學你的成績十分危險你知道嗎?」

「當初沒有說到這塊啊,老師。」

 

「成績也算在一般大眾眼裡評估好學生的環節啊,高杉同學。」

 

世俗眼光。

坂田銀八的神情就在這麼說著,高杉晉助側頭看看導師的桌上擺著似乎是剛剛才發下來的公文後笑說這還真無聊,還是就說明坂田銀八其實根本沒法為自己開設的遊戲打包票呢?那麼這場遊戲他可不玩了。

 

「火氣這麼大是會長不高的,高杉同學。」

 

身為班導師的銀髮男人拿起出席簿輕輕在高杉晉助頭上拍了一下說,就說了是公平的基準點上開始進行這個遊戲……他在某些方面還是得要妥協。

 

「上課的問題不答無所謂,但是考試成績只能靠你自己了啊高杉君。」

「果然大人都很卑鄙呢。」

「雖然很想說些什麼老生常談的道理,不過嘛……如果要順利畢業,最好還是乖乖照著規則來啊。」

 

高杉晉助整理了一下目前坂田銀八所說的,關於「好學生」條文。

其一、準時出席上下課,嚴禁翹課。

其二、不打架不鬧事不吵架不帶頭作亂。

其三、考試成績都要及格。

 

也就是這些了,笑著和坂田銀八說再多他可就真的不奉陪……

要不要畢業這點並沒這麼重要。坂田銀八回應說他本人對於這項遊戲有最後修改權力,因為本來就是發起人。

 

「因為大人都是卑鄙的,只會找有利益的方向去執行。」

 

搶在高杉晉助面前開口。

 

 

高杉晉助並非完全無法接近的類型,眉清目秀至少在部分少女眼裡是十分中意的類型。但通常能最先打成一片的總是男孩子,土方和沖田兩位同學正在高杉位置前和他說著什麼。開頭是沖田來起畢竟他和土方同身為學生風紀委員,以前沒少過和高杉來過幾場追逐和身體力行的阻止──

雖然是基於在風紀體制下,但誰都知道沖田只想要能夠隨意發動武力……在必要的時候。

 

「不容易啊高杉君,打破你出現在校園時間的連續紀錄了喔!每天都在破紀錄,是受什麼刺激吧。」

「聽起來是嘲諷呢。」

「就是喔,赤裸裸的……畢竟誰會相信你變成乖學生。」

 

「總悟你少說兩句不會找打。」

「如果可以我比較想打土方同學啊,你可以翹課一次嗎。」

 

高杉晉助冷眼看著眼前自顧自吵起來的兩位同班同學,並不太熟……畢竟他們只在違反校規這事上有過交集。那麼所以今天只是來無意義的閒聊?這點高杉同學並不認同。

 

他開口說如果要吵就別在這吵很煩人,順帶個完全挑釁眼神與笑意。他沒做任何違規的事情風紀委員可不能做出什麼舉動,這樣很好。

 

土方沒理會對方的挑釁,放在高杉桌前是整理後的筆記每門科目都有。

 

「考試的重點筆記,看不看隨你。」

「喔?」

「不是同情你,而是希望你別把全班的成績拉低了!」

 

「哼。」

 

一疊筆記本上面沒有特別註明是誰主寫,高杉晉助只翻開其中一門科目。

那個字跡他再熟悉不過。

 

「還真是蠢。」

 

※※

開學將近一個多月,坂田銀八總會在放學時發現高杉晉助還留在班級上沒回家。算算到今天至少看見五次以上,他想難道今天鬼兵隊的樂團不用練習?搔搔頭,他自嘲想一般老師會管這麼多嗎?

 

「啊、你在的話老師不能鎖門啊。」

 

他拉開高杉晉助前方位置的座椅,咬著棒棒糖開口問需要老師送高杉同學回家嗎?

沒意外接收到對方甩來的白眼和一臉不屑,說坂田銀八該不會把學生送到不良場所吧?這樣可要報警呢。

 

「不良場所你還少去嗎。」

「託你的福是有點久沒去了。」

 

高杉晉助坐在椅上雙手插在口袋中,笑著聳聳肩。對於坂田銀八之後說的那種地方還是少去為好,他仍舊沒回應……對於他來說不管哪裡都一樣。

窗外那株櫻花已經差不多落盡,吹來的風有些冷然而這是高杉晉助喜歡的溫度。坂田銀八看著面前垂眸的學生,春天溫暖夕陽照在他身上硬把那些稜角柔化。

「收收東西吧,老師我可要鎖門了。」

 

坂田銀八搔著頭站起身來猶豫大概只有零點幾秒的時間後還是決定揉上高杉晉助的頭頂,如想像中的柔軟。果然啊天生沒有自然捲的傢伙最討厭了……

 

「老師請你吃飯,不用太感激。」

點我印調